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白领的自述

白领的自述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作者:realme9295

(1)

  我叫宁琳,今年23岁,是一家公司的白领。在其他人看来,是个体面,漂亮
的ol,其实我私底下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就是喜欢自缚,这次的故事,就要从
那个周五晚上说起。

  又是一周过去了,今天是周五,周末两天就可以好好休息了,我故意等到了
其他人先下班走完了,因为晚上要进行一个让我脸红心跳的行动。

  等到部门主管和我打过招呼走后,我又故意做成忙碌的样子在自己的办公桌
前忙碌了半个小时,其他人早就在15分钟前都走光了,现在公司就只剩下我一个
人了。

  好了,可以开始我的计划了,我不禁开始心跳加速了,从自己的私人抽屉中
拿出了我的秘密——几捆白色的棉绳和一副手铐,它们是我计划不可缺少的一部
分,手铐的钥匙放在我公寓门口的垫子下面,没错,我要把自己绑起来走回自己
的公寓去,这大概有10分钟左右的路程,如果中间被人发现,我就完了。

  我开始进行我的工作,先拿起一条20m 长的棉绳,对折,在自己的上身绑了
一个羊字型,三道横着的绳子分别捆住我的胸部的上方,下方和我的腹部,把我
本来就不错的身材勾勒的更加突出。我今天穿的是一套米黄色的制服,肉色的连
裤袜和黑色的高跟鞋,现在,我解开套裙,在下身绑了个丁字裤,打了个绳结正
好扣在我的私处,然后再把裙子穿好。我已经开始有感觉了,都感到自己的脸在
微微的发烫,如果这时候有人回公司,那就……

  幸好,公司内仍然只有我一个人的存在,我想了想,又拿起一条棉绳,对折,
在中部打了个绳圈,从脖子后方绕过双肩,再各在两手的上臂上缠绕3 圈,然后
把绳子在背后联结在一起,穿过背后脖子下方的绳圈,收紧,我的双臂被固定在
了身体后方,胸部不得不向前挺出,我当时的脸一定和熟透的苹果一样,但是工
作还要继续。我把放在座位上的加长风衣穿好,这件风衣是我唯一的安全保证了,
它的长度可以到我的膝盖下方一些,我考虑了一下,放弃了对双腿的限制。

  到最后一步了,我拿起手铐,穿过背后的绳圈,只要铐下去,我就将失去双
手的自由直到我拿到公寓门口的钥匙了,我稍微犹豫了下,还是用力的按下去了,
随着“喀嚓”一声,我现在已经只能任人鱼肉了,如果被发现我风衣下的秘密的
话。但是我已经开始兴奋起来了,接下去将是关键的10分钟路程。

  我们公司是在这栋大厦的5 层,底下有个地下停车室,我的路线打算从那开
始。但是还有个关口摆在我面前,离开公司时怎么把门关上,毕竟我的双手被手
铐禁锢在我背后,还连接着脖子上的绳圈,连离开后背都做不到。

  不过我已经事先考虑过这个问题了,我身子靠在墙上,用左脚做支撑,右脚
脱掉了高跟鞋,没错,我要用脚把把手勾过来关门,但是因为我穿着连裤袜,脚
趾间有丝袜的存在,勾把手的难度不小,但是难不倒我,随着“喀嚓”一声,公
司的门关上了,我的退路也断了,我穿上高跟鞋,深深的吸了口气,望楼梯的方
向走去,我不能坐电梯,因为电梯里有摄象头,所以我不能用脚去按键,但是令
我完全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往楼梯去的地方要过一个拐角,没想到我刚过拐角,就碰上了个人!!!我
大吃一惊,那人却先开口说话了:“是宁琳啊,这么晚还没回去,在公司干嘛啊?”

  我极力的让自己镇静下来,看了下,来人穿了套黑色的制服,白衬衫,黑色
的丝袜,黑色的及膝皮靴(天知道我还能观察这么仔细),是公司的丁璇,今年
是24岁,平时在公司里,因为她比我早3 个月来公司,但是她平时对人比较冷淡,
而我比较开朗,所以她人缘不是很好,平时好象对我也有若有若无的敌意(我自
己的感觉),怎么会碰上她?

  我强做镇定的回答:“正好有个单子没处理完,所以加了会班。璇姐你怎么
这么晚还回公司啊?”

  怎么办,怎么办?我刚才用脚关门的事情她有没有看到?会不会起什么疑心?
我极力压抑心中的惊慌,心中不停的祈祷着。

  她说:“我刚好开车路过,发现公司灯还亮着,就上来看看了。原来是你还
没走啊?”

  听她的语气,好象没有发现,我心中的惊慌稍微的镇定了下,得赶快摆脱她,
不然事情就难办了。

  我正在搜肠刮肚的时候,丁璇又说话了:“宁琳,我知道平时你对我有些误
会,以为我总跟你作对,今天我送你回去吧,大家把误会开门见山说开吧。走,
我车就在下面。”

  说着就要来拉我,我急了,忙说:“璇姐,璇姐,我平时并没把你当外人看,
是你误会了,既然你要送我,那我们就走吧。”

  上天保佑,她没继续来拉我,说:“走,我们进电梯吧。”

  我赶忙说:“还是走楼梯吧,走楼梯好,我们平时都坐一天,走走楼梯可以
稍微锻炼下。”

  她说:“好,我们就走楼梯吧。”我暗中呼出一口气,又过了一关,但马上
有担心起来,等下车门我怎么开啊,不行,还是赶紧想个办法摆脱她为上。

  说易行难,直到停车场我都没能想到一个理由,其实要理由还不简单,只是
我当时心乱如麻,又怕理由被她怀疑,千头万绪就是找不到线头,还好丁璇直接
走到她的车旁边帮我拉开了副驾驶的门,说:“宁大小姐,请吧,今天先展示我
的诚意。”

  我听了又松了口气,先坐了进去,她把门关上,又从另一边上车,我又开始
担忧起来,等下下车怎么办啊,总不能让她帮我开车门吧?如果我不自己用手开,
她会不会怀疑什么呢?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车开出了停车场,开了一会,我发现了不对,问:
“璇姐,这路不是去我家的路啊?”

  丁璇回答说:“明天后天反正是周末,晚上先去我那喝口茶,我们就来个杯
茶释误会吧。宁大小姐不会不赏这个面子吧?”

  我大吃一惊,但是有找不出理由来推脱,只好恩,恩的含糊应对了,心中是
越来越着急。

  车开了15分钟左右,在一个小区的一栋公寓楼前停下了,怎么办,我怎么开
车门下去?这时丁璇说了声:“到了,下车吧。”就先开车门下车了。

  我灵机一动,发现她视线被车挡住了,赶快脱下右脚的鞋子,扣开了车门的
门把手,然后又把鞋子穿上,瞄了她一下,应该没有发现,她的从我的视线看不
到她的头,我赶快下车,用左脚勾了下,把车门带上了,我真是太天才了,我都
有点佩服自己的急智了。

  这时候丁璇说:“我们走吧。”我应了一声,就跟她进了一栋楼。

  她的公寓在6 层,没有电梯,我们就从楼梯上到了6 楼,是602 ,她打开了
门,走了进去,脱下了皮靴放在门口玄关的鞋架上,又拿了双拖鞋自己换上,然
后又拿了双拖鞋扔到我面前让我换上,她脱下皮靴后我才发现她黑丝袜的脚上还
穿了双黑色的棉袜,我记得她昨天好象也是这副打扮的。

  我脱下高跟鞋,换上拖鞋,发现鞋架上还放着团肉色的丝袜,好象是她前天
穿的那双(大家知道,女人对这些细节总是比较留意的)想不到她看起来比较冷
淡自傲的人,也不怎么注意个人卫生啊,但是屋子里的整洁又让我想不通,算了,
还是赶快想办法应付掉好回去解缚吧,双手吊在背后也有20分钟了,开始有酸痛
的感觉了。

  我搜罗着理由,跟着她在厅里坐下,她这个公寓是个1 室1 厅的公寓,布置
的挺利落雅致的,就在这时,我闻到一股有些微酸又有点好象咸鱼的味道,这是
……

  我不由的往丁璇脚上看去,她好象发现了我在看她的脚,笑了下说:“两天
没有换袜子了,好象有点味道了,你闻下是不是?”很突然的,她突然抬起左脚
伸到了我的鼻子下面。

  我头一晕,“腾”的一下站起来,说:“丁璇,你不要太过分。”然后就往
门口走去,走到门口我才楞住,门是关上的,而我现在双手被自己绑在背后,根
本没办法开门,不由得在那呆住了。

  这时候丁璇走到我旁边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的好妹妹,是姐姐不
好,姐姐跟你赔不是,姐姐现在就把袜子脱了去洗脚,你多坐会我马上送你回去。”
说着她就在我面前脱那双棉袜,我赶忙趁着这个台阶又回到那个双人沙发上坐下。

  这时候我又闻到了那股有些微酸,又有些微象咸鱼的味道,转头一看,丁璇
已经走到了我旁边,一手拿着刚脱下的黑棉袜,一手拿着刚才我在门口看见,应
该是她前天穿的肉色丝袜,我赶忙问:“你干什么。”

  她冷笑道:“你说我干什么。”然后双手突然推了我一下。

  我双手被绑在背后,根本没办法支撑,“啊”的一声被她推得躺在了双人沙
发上。

  这时候,她突然骑到了我的腰上,拿肉色丝袜的手把肉色丝袜扔我身上,然
后用手捏住了我的脸颊,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嘴不由自主的张开,她立刻把另
外一只手上的棉袜望我嘴里塞。

  我反应过来想挣扎时已经被塞了一半进来了,我极力反抗,但是双手被绑在
背后,还压在身下,双腿荡在沙发外面,无处借力,还被丁璇骑在了腰上,根本
就无法抵挡,舌头的力量和手比起来是那么微不足道,很快那团棉袜塞入我的口
中,一股咸咸的脚汗味立刻充斥了我的口腔。

  我感到一阵呕吐感袭来,头晕了一下,趁这当口,丁璇拿起刚才丢在我身上
的肉色丝袜,展开,原来是一双肉色的连裤袜,把档部又塞进我嘴里,然后用2
条袜腿绕我的头部绕了3 ,4 圈,然后在我脑后打了2 个结,可恶的是,还把打
结后长出来的2 条袜腿又拉到我面前,正好是袜尖的部分,把袜尖塞进了我的鼻
孔,我嘴被她的臭棉袜堵住,只能用鼻子呼吸,这一吸整个人好象都被浸泡在脚
臭味中。

  这时候丁璇得意的笑道:“想不到我们漂亮可爱的宁琳小姐,今天也要尝我
的臭袜子,闻我的臭脚啊!”然后就这样骑在我身上,把她穿着黑色丝袜的脚向
我的鼻子伸过来……


(2)

  我的双手被自己用手铐铐在了背后,手铐还穿过了吊在背后的绳圈,双手是
呈现w 型吊在背后,在被丁璇推得躺在双人沙发上时,还压在了自己的身下,穿
着肉色连裤袜的双腿荡在沙发外的空中,整个人的受力支撑全在腰上,本来勒在
私处的绳结,再这样一受力,就更紧的勒进了我的私处,我不由得想大声的呻吟
出来,但是在丁璇的棉袜和丝袜的作用下,只能发出低沉的“呜,呜”声。

  想要用力把丁璇从我身上顶下来,但是她又正好骑在了我的腰上,我根本就
无法用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故意把她穿着黑色丝袜的脚缓缓的向我的鼻子伸
过来,我整个人被她压在沙发上,双腿无助的在空中乱踢,却只能极力把头往旁
边转,以避开丁璇就快伸到我鼻子下的脚。

  但这样的挣扎无疑是徒劳的,她用一只脚伸到了我往旁边转的脸上,一用力,
我的脸就被扳正过来,另外一只脚就把脚底踩在了我的鼻子上,我憋住气,但是
嘴被她的袜子堵着,无法呼吸,便用力的想把口中的棉袜推出嘴。

  但是勒在外面的丝袜残酷的宣告了我的努力是无用功,更何况丁璇的脚跟还
正好踩在我的嘴上,嘴里的棉袜是纹丝难动,她还在旁边无情道:“别憋着了,
没用的,还是好好的享受吧!”

  我终于憋不住了,大家知道,一个人憋不住气时,会更加用力的呼吸,丁璇
的脚底正好踩在我的鼻子上,这一吸,我都感觉自己要被熏晕过去了。

  她还在那继续说道:“想不到你这么喜欢我的脚啊,还这么用力的吸,别急,
少不了你的!”

  晕,我是喜欢你的臭脚吗?我想要反驳她,怒斥她,但是在口中棉袜和丝袜
的无情镇压下,也只能继续发出低沉的“呜,呜”声,只好默默的闻着她的臭脚
……

  丁璇肆无忌惮的用脚玩弄着我的脸,还故意的隔着丝袜用脚趾夹住我的鼻子
让我无法呼吸一会才放开,因为这样我需要用力的吸气,我感到十分的屈辱,但
是双手被自己绑在背后,唯一能作出的反抗只是微弱的“呜,呜”声。

  丁璇大概玩弄了我10几分钟,但是对于我而言,就如同几个钟头那么漫长,
她缩回脚,但是仍然骑在我的腰上,身子朝前探出,形成和我面对面的姿势,看
着我的眼睛,我根本不敢和她对视,把视线转开,这时她开口道:“你想知道我
为什么敢对你下手吗?你不觉得很突然吗?”

  我一听,把头转过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算是回答她,她笑道:
“我观察你几个月了,发现每隔2 ,3 周,一到周末,你总是鬼鬼祟祟的在公司
留到最后走,我就觉得你有问题,因为你平时下班挺准时的呀,怎么周末会突然
加班呢?有几个周末,我偷偷的跟着你回家,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有一些平
时只要伸下手就能轻松做的事情,你做之前都要四处观察,还好我躲的好,没被
你发现,然后就看见你要特别用脚去做,甚至有一次都摔倒了都没有用手去扶,
我就猜想,是不是你的手当时是无法使用的呢?或者你的手被什么限制了呢?”

  她停了下,又继续说:“你知道我很沉的住气的,经过观察,我猜测你的双
手被限制了,为什么不马上对你采取行动呢?因为那太没意思了,我还得做些准
备,上个周末我本来想对你下手的,但是你的行为很正常,双手也能正常做些事
情,所以我上周的准备白做了,这周我的袜子就是特地不洗准备招待你的,呵呵!!”

  她笑了一会,又道:“这周我发现你又准备留到最后一个人走时就又留了心,
躲在楼梯拐角那,正好看见你用脚关门,我本来还很犹豫要不要下手,但是你居
然是走楼梯,正面碰见了我,我就下了决心了,就找个借口把你带到我的公寓来,
想不到会这么顺利,哈哈,在停车场,我帮你开门,是想先把你带回来,下车时,
你以为我看不到你,是啊,我看不到你的脸,但我看得到你的脚,你脱鞋开门的
事情我看的清清楚楚,我心里就有7 分把握了。这么顺利的就把你带回家,进门
后,你连风衣都不脱,我的把握就有8 分了,坐下后,我发现你在看我的脚,就
决定再试探你一下,这一试探,我就完全肯定了,你的双手根本就无法使用,呵
呵呵呵~~~~一切都在我的掌握啊,让我来看看我们的小美人风衣下到底是什么秘
密吧!”

  说罢,丁璇就开始解我风衣的扣子,我的秘密就要曝光人前了,天啊,我都
无法想象,我极力的扭动身体,但谁教我又把自己绑这么紧,而且又是被压住,
挣扎根本就没起到半分的作用,很快,我的风衣被解开脱下,我被绳索束缚的躯
体就这么展现在了丁璇的面前,虽然穿着制服,但我就感觉仿佛赤身裸体被她观
察一样,我羞愧而又感觉屈辱的转过头,不敢看她。

  她盯着我的身体看了一会,突然笑了:“想不到小妮子还有这样的爱好啊,
连手铐都用上了,是自己绑的吗?”

  我只能羞涩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她又道:“小妮子把自己绑的挺紧的啊!”

  伸出手拉了拉我腹部的绳子,我腹部的绳子是和私处的绳结连接在一起的,
她这一拉,下身传来了一阵难以名状的酥麻,我忍不住的发出了“呜,呜”的几
声呻吟。

  她看此情况,就把我的裙子脱下,我下体的绳结就暴露在她的目光下,她笑
了:“小妮子还真敢做啊,胆子不小哈!”

  接着她就把我下体的丁字裤解开,把我押进了她的卧室,把我推倒在了她的
床上,我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只能任她鱼肉。

  她褪下了我的肉色连裤袜,在袜尖上闻了下,笑骂道:“小妮子刚才还嫌弃
我的脚,自己的味道也挺重嘛!”

  我今天脚在鞋里闷了一天,刚才爬楼梯,又挣扎,脚上着实出了不少汗,有
味也是正常的,丁璇把我的丝袜扔在床上,又把我的卫生巾和内裤脱了下来,虽
然是同,但是这样毫无反抗力的把自己的下体暴露在她面前,让我觉得十分的
屈辱。这时候,她从床头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了几件东西,我看了下,这不是跳蛋
和绳子吗?她要做什么?

  丁璇不由分说,把我的双脚并拢,在脚踝处紧密的缠绕了5 ,6 圈,然后用
绳子穿过双脚绕着绑脚踝的绳子缠绕了2 ,3 圈,把绳子收紧打了两个结,然后
又在我的膝盖上下方如法炮制,我的双脚和双腿就这样被紧紧的捆绑了起来,这
时候她拿起跳蛋,塞入了我的私处,然后用绳子绑了个丁字裤,勒过裆部的绳子
就把跳蛋固定在我私处里,然后她把我扳过来,变成俯卧,把我的脚扳起来用绳
子穿过我背后的绳圈把我绑成了一个驷马倒攒蹄。

  在绑的时候,她的手指头无意的从我的脚心划过,我自小其他部位不怎么怕
痒,但是就是偏偏脚底非常的敏感,非常的怕痒,这时候她的指头划过,我不由
得呜的一声全身震了一下,她用力拍了下了我赤裸的臀部,说:“老实点!”,
完成驷马后,她说:“想不到你的脚底会这么怕痒啊,我倒要试下。”

  便轻轻的挠了我的脚心几下,这可要了我的小命了,想挣扎全身又被绑的无
法动弹,想笑又被嘴里的袜子压制着,就象心头被几百只爪子挠过一样,还好丁
璇很快就停了。

  她移到我头的位置,说:“如果你不怕这个样子被人看去,就尽管喊吧!”
然后解开了勒住我嘴的丝袜,掏出了我口中的棉袜。

  我干呕了一会,却不敢喊出来,也不敢和她对视,把头转到一边,带着哭音
求道:“璇姐,璇姐,求求你放了我吧!”

  她笑着问道:“乖,告诉姐姐,你手铐和公寓的钥匙在哪?”

  我沉默不语,她却一伸手就挠了我脚心一下,我忍不淄笑了出来,她道:
“不乖乖交代,就把你嘴堵起来挠10分钟,看你说不说。”

  我无奈,只能把手铐钥匙的位置告诉了她,至于公寓的钥匙,就在我的风衣
口袋里。丁璇拍了拍我的头道:“好妹妹,你乖乖在这享受下,我等等就回来。”

  于是又拿起刚离开我嘴的袜子们,照原样堵好,又用刚刚被她脱下来的我的
裤袜把我的眼睛蒙住,我感到下体一阵震动,伴随酥麻和又酸又涩又微痛的感觉
传来,忍不住发出了“呜,呜”的呻吟,知道她开了跳蛋的开关,耳中传来了她
开门,关门的声音,只留下一个下半身赤裸,被紧绑堵嘴蒙眼的可怜女孩在床上
不时的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呜呜声……


(3)

  丁璇把下半身被她解除了武装的我捆成了驷马倒攒蹄,又在我的私处放入一
个跳蛋,在我下体绑了个丁字裤以防止跳蛋掉出,然后把穿过数日的棉袜塞入我
的口中,外面用她前日换下的丝袜绕头圈了两圈勒紧,又用从我身上脱下的连裤
袜蒙住了我的眼睛,打开了跳蛋的开关后,出门去了。

  我趴在丁璇的床上,手足不能动,有眼不能视物,有口不能言语,大家知道,
一个人被捆成驷马后,移动基本是没什么可能的,唯一脱缚的机会是双手能从绳
索的束缚中挣脱出来,但是可悲的是,我的双手是被自己用手铐铐住的,还穿过
脖子后面的绳圈,而且因为是自缚,所以绳结都在我身体的正面,于是,我唯一
脱缚的机会也被自己扼杀了……

  私处的跳蛋尽职的把电能转化为动能,肆无忌惮的用酥麻和快感向我宣示它
的存在,逼迫我用一声声低沉的呜呜声来回应它,经过一天工作后的疲惫乏力,
自缚后碰到丁璇的提心吊胆,被丁璇强硬堵嘴时的震惊失措,被她的丝袜脚肆意
玩弄时的屈辱羞惭,再加上如今跳蛋不住送来的阵阵快感,我竟然高潮了……

  高潮后的我不顾跳蛋的震动,疲惫的昏昏睡去,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开门关
门的声音惊醒了我,随着进入卧室的脚步声,蒙住我眼睛的丝袜被拿去了,是丁
璇回来了,我看到她脚边放着的包,大吃一惊,这不是我放在我公寓衣橱里用来
放自我奴役的工具的包吗?

  丁璇看到我观察包的视线,笑道:“想不到我们宁小美人的装备倒是很齐全
啊,倒是省了我的事了。”

  然后,她解开了连结我双脚和背后绳圈的绳子,但是并没有解开我双脚的束
缚,反而一抬腿骑到了我的大腿上,她要干什么?

  答案很快揭晓,她竟然解开了我上身自己捆绑的绳索,并且喀嚓一声打开了
铐住我的手铐,然后双手摸到我身前,开始解我的上身套装和衬衣的扣子,我惊
愕的反应过来她想脱我的衣服,连嘴里的袜子都没想到拉出来就开始挣扎起来,
但是我被捆绑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而且之前刚来过一次高潮,我的挣扎绵软无力,
很快我上身的装束连同胸罩也被解除得一干二净。

  这时候,丁璇又拿起绳子从我脖子后方向前绕过双肩从腋下穿过在我的上臂
上各绕了3 ,4 圈然后把绳子在我背后收紧又从胸部下方绕到我的身前在胸口正
中打了2 个结,这样我的双臂被紧紧的向后捆绑还和身体固定在一起,不得不尽
力向前挺胸,而又在胸口下方的绳子的助纣为虐下,胸部显得非常突出,我羞的
双郏滚烫,只觉得一种深深的羞惭与屈辱。

  但是丁璇还未结束她的动作,她又把我的双手拉到背后,呈现w 型紧贴背部,
在交叉的地方横竖各捆了3 ,4 道,又把绳子和捆双臂的绳子捆在一起,这样,
我的双手仿佛紧紧的生在背后一样,她用的力气很大,但是我唯一的反抗也就是
只能用呜呜声对她做低沉的控诉,她当然不会放在心上。

  接着,她又用绳子在我身前捆出几个菱形,把我突出的胸部勒得更加挺拔。
丁璇停下了手,把我拉起来站好,绕着我转了两圈,口中啧啧有声,这次她并没
有捆我的下体,但我却不知道,这是为了等下对我更大的折磨啊~~~~~

  这时,她从大厅里把我之前穿的风衣拿进来,给我穿上,她要干什么?难道
还要让我这样赤身裸体,全身被束缚着出去吗?天啊,不!

  丁璇看到我露出惊慌的面容,得意的笑道:“你也猜到啦?就象你来我家前
说的,我们都坐一天了,多走走就当稍微锻炼一下啦!”

  接着她解开了我脚踝和膝盖下方的绳子,就要拉我望外走,我岂能让她得逞?
于是拼命的向后退,两人来回拉扯了一会,望门靠近了不到2 米。

  丁璇生气了:“看来不给小妮子上点手段就敢不听话了?”

  接着,她从从我家带来的包里拿了个东西出来,是乳夹!两个夹子延伸出来
的细链连结在一起形成一条比较长的细链,是我平时给自缚增加难度的,没想到
今天被他人用来对付自己,多么的可悲!

  丁璇把夹子?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性谖业男夭可希醋哟臃缫屡鄣姆煜吨写┏觯以谛厍爸钡?br />腹部下方,倒象是风衣自身的装饰,旁人岂能知道它在风衣下的厉害?丁璇拉了
一下链子,我的胸部一阵吃痛,不由得发出一阵呜呜声,只好向前走,因为膝盖
上方还绑着绳子,所以一只能一小步一小步跟着她来到玄关。

  这时候,丁璇道:“小妮子,还得给你加点装备,不然堵着袜子的嘴就被人
发现喽!”

  不是吧?她带着这样的我出去还不够糟糕吗?还要继续剥夺我嘴巴的权利吗?

  但是我的意见是没有用的,丁璇拿了条围巾,把我的脖子和嘴一起围上,勒
住我嘴巴的丝袜在围巾的掩护下暂时不怕被人发现了,然后丁璇又把跳蛋拿了出
来,把电线绑在我腹部,把跳蛋塞入我的私处,又道:“小妮子别怪我没提醒你
啊,等下走路时可得夹紧点,若是掉了出来被人看到你拖了个跳蛋在街上走,会
有什么结果不用我说吧?”

  我心中一阵气苦,但是现在全身赤裸被绑,连说话的权利都被两双袜子剥夺
了,又能怎么样呢?丁璇帮我穿上我来时穿的高跟鞋,拉着链子带我出了门,随
着门的关闭,一个穿着风衣和黑色高跟鞋的女孩,跟随着一个穿着黑色ol套装,
黑色丝袜和黑色及膝皮靴的女人,慢慢向夜幕走去,有谁又能知道,这风衣下的
秘密呢?……


(4)

  丁璇带着我,缓缓的走下楼梯,手中牵着的细链子连接着我风衣下的乳夹,
我就如同她的宠物被她牵着出来散步。

  下楼梯的时候,因为膝盖上方还捆着绳子,私处还塞着个跳蛋,我不得不极
力夹着双腿慢慢的望下挪,脖子上的围巾虽然掩饰了被堵的嘴,但是也把鼻子也
围住了,勒在我嘴上,防止我把堵嘴的棉袜吐出的丝袜,是丁璇穿了数日,前日
才换下没有洗的,这时鼻子一被围巾围上,一股股微咸的脚汗味直往我鼻子里钻,
引起我一阵阵的晕眩与恶心,但是现在我是丁璇毡板上的鱼肉,不要说反抗了,
连提意见的权利都被袜子剥夺了。

  至于说逃跑,先不论我敢不敢跑和跑后怎么办,光是膝盖上方的绳子就让我
只能小步小步的移动,何况我胸部前面的乳夹的链子还在丁璇的手中,现在的我,
简直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好不容易下了楼,丁璇放开了手中的链子,让链子垂在我身前的风衣上,就
仿佛衣服上的装饰左右轻轻的摇摆,然后继续向前走去,我到了如此地步,已经
没有任何的退路了,也只能慢慢的跟着她走了,幸好丁璇走的速度不快,我虽然
被束缚了膝盖,还需要用力夹住双腿以防止私处的跳蛋掉出,但还是能勉强跟上
她。

  慢慢的,我们拐过了几栋楼,走到了门口,门口处有2 个保安!丁璇她难道
还要把我带出小区到外面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吗?天啊?我不由得呆在原地,丁璇
发现我停了,转过头来不满的看了我一眼,带着命令的口吻道:“快跟上,不然
风衣我就带走了!”

  我大吃一惊,也只能继续的跟她向小区的门口走去,幸好我身体的柔韧比
较好,双臂被极力束缚在背后,双手和双臂都贴着背部紧紧的绑住,从外面看来
也就是好象背稍微躬着在走路,光是看应该是不会被发现风衣下我被绳缠索绕的
身躯,我不安的跟着丁璇向外走,冷不防一个保安突然出声吓了我一跳,我觉得
自己的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他道:“丁小姐,和朋友一起去散步啊!”

  丁璇笑者答道:“是啊,出来散个步,放松一下。”才反应过来的我心中暗
自松了一汹气,原来是跟丁璇寒暄啊,也顾不上担心到了街上会如何了,赶忙
跟着丁璇出了小区。

  丁璇住的小区门口的步行街人不是很多,因为这个小区临街的店面才租出去
3 成左右。只有这条街道的路口那边比较热闹,因为那边的店面开张的比较多,
比较热闹那段大概有100 米长,而那个路段离这个小区的入口大概有200 多米。

  我看着不多的行人,又松了口气,但是却马上吃惊的发现丁璇向热闹的那个
街口走去,还来不及反应,胸部一吃痛,就跟着丁璇走了,还好现在是晚上,而
且路边的人行道和路之间隔着半人高的绿化带,而且这边只有路灯,倒是不用担
心被人看见丁璇是牵着跟连着我的细链子。

  丁璇跟我走到了那个路口,之前她已经松开了链子,反正我现在也只能跟她
走,毕竟她还是我认识的人,我现在可不敢落单了,这时候,丁璇贴着我的耳朵
说道:“看见前面那个站牌了吗?”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看见了前面大概50米有个公交站,站旁边有个公交
站牌,那边还有不少人在等车,便“呜”了一声算是回答她。

  她继续道:“我带你走了这么远,现在你走前面,我们到了那就回家,只剩
下这一段路了哦,你说好不好?”

  我还能说不好吗?只能不情愿的“恩”了一声,迈开双脚,缓缓的向那个站
牌走去。这边这段路跟刚才走的只有路灯的那一段不一样,还有旁边的店铺的灯
光,把整个路段照得恍如白昼,我平时虽然也有自缚从公司走回家,但是都是在
晚上,灯光不是太强烈的情况下,而且现在我是被别人绑着,被别人逼着来走这
样的一段路啊。

  我的风衣长度只到膝盖下方一些,万一现在来一阵风,我膝盖上方绑着的绳
子就要被发现啊,但是还算幸运,我脑中一片空白的无惊无险走到了那站牌处,
但是更令我惊骇莫名的是,我往旁边看的时候,丁璇不见了!!

  天啊!!丁璇哪去了?虽然今天我自缚被她撞破,虽然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但是起码被她绑着从她家中到这边,起码有个认识的人在我身边,心中有个起码
的心理安慰,但是,就在这边,这个路段人最多的地方,这条街灯光最亮的地方,
丁璇不在我身边!!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现在双手被绑在背后,嘴被袜子
堵着,全身赤裸,被人发现的话,不要说跑,就是喊都没办法喊,我仿佛看见自
己被人拉进昏暗的巷子……

  不行,不行,要冷静,先想想怎么办,我强迫自己压下快从喉咙口蹦出的心,
安慰自己“宁琳,你行的,你都自缚回家多少次了,不一样没出事,先冷静,先
冷静!”

  我开始考虑自己的退路,现在回公司再回我家是不可能的,我先否定了这条,
不说路程的远近,我家的钥匙还在丁璇那,找个地方脱缚也是不行的,手是吊绑
在背后的,解缚并不容易,而且还要脱掉风衣,我无法想象在室外赤身裸体……

  对了,丁璇,虽然今天是被她撞破了,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是她给我
的一种折磨吧,不管怎么样,先回到丁璇家门口再说。

  我下定决心,便开始慢慢望回走,从丁璇家中走到这边,私处的跳蛋虽然没
开,但是走路的时候不断的刺激我,我私处的水都流了不少,顺着腿流到了我穿
的高跟鞋里,鞋底滑滑腻腻的,而且因为我今天准备自缚,一些工作需要用脚来
完成,为了方便穿和脱,我穿的高跟鞋比我的脚稍微大了些。

  这时候,我就感觉我的鞋子随时要离我的脚而去,而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
一个女孩的高跟鞋突然脱落会是多么招人眼光的事情,而我现在全身被丁璇脱光
紧绑堵嘴,仅有风衣和围巾遮羞,因此为了防止鞋子脱落,我就只能鞋子不离开
地面太高的走,看起来就象是在挪动了,这样的姿势,有些怪异,会不会被人怀
疑,万一被人怀疑上来问怎么办……

  我不断的胡思乱想着慢慢望丁璇所在的小区的路口挪着,幸好一路平安无事
的来到了小区的入口,这时,一个保安突然开口对我道:“小姐!”

  我吓了一跳,他想干什么?难道,他发现了?

  幸好这也只是我的疑神疑鬼,他继续道:“丁小姐让我转告你,说她已经先
回家了,让我碰到你就让你直接去她家。”

  原来如此!该死的丁璇,你最好祈祷不要落在我手里,不然……唉,貌似现
在是我落在她手里,该祈祷的人是我才对,我现在嘴被堵着,没法回答,只能
“恩”一声表示我明白了,赶快挪着进了小区,耳边还传来保安之间的对话“这
女的真奇怪,今天又不冷,晚上了还打围巾”我心中一凛,却苦于无法加快脚步,
也只能这么不紧不慢的拐过了一栋楼。

  这个小区是个新小区,入住的人还不是很多,绿化搞得不错,楼和楼之间有
半人高的植物隔着,进了小区我松了口气,毕竟小区里比外面要安全点,我贴着
绿化带又走过了几栋楼,看到了丁璇停在楼下的车,6 楼她家的灯是亮着的,附
近也没有人,终于稍微放了下提着的心,现在只能先去她家了,至于她还要怎么
炮制我,就由她吧。

 ⊥在这时,我听到一个声音,从绿化带半人高的植物中出来个人!!我反应
过来想转身,但是这人已经到了我背后,一手隔着围巾捂住了我的嘴,一手绕过
我身前搂住了我的胸部,然后把我望树丛中拖去!!

  我大惊失色,想要挣扎,但是全身被绑,哪有挣扎的份,想要呼救,嘴又被
丁璇的臭袜子堵着,何况那人还捂着我的嘴,随着“呜呜”的几声,我被拖进了
树丛中!一路的担惊受怕,如今的落入魔手,绳索的束缚,私处的跳蛋,一系列
的刺激下,我,我竟然此时达到了高潮……

 ⊥在我气喘吁吁,全身绵软无力,要自暴自弃时,这人又把我拉了起来,面
对着我道:“小妮子,这样是不是觉得很刺激啊?”是丁璇!!

  我的天啊,我整个人彻底的松了下来,也顾不上其他了,呜呜了两声就瘫软
到了她怀中,丁璇搂着我,伸手到我下身摸了下,道:“啧啧,夹的这么紧啊,
我这样偷袭你跳蛋都没掉下来,还流了这么多水,真是个放荡的小蹄子啊!”

  我感觉到脸在发烧,很不好意思,也只能把头望她怀里埋,接下来,丁璇扶
着全身无力的我,回到了她的公寓,这个我今晚担惊受怕开始的地方。

  进了丁璇家,一脱掉高跟鞋,我全身象垮了一样倒在地板上,软绵绵的一点
力气也没有了,丁璇换好拖鞋,把我扶成坐姿,把我的风衣脱掉,乳夹也松开,
皱着眉头道:“出了这么多汗,全身都脏兮兮,帮你整理下啦!”

  然后她解下我脖子上的围巾,松开我身上的束缚,但是却没把我嘴里的袜子
也拿出来,我的双手终于从背上解脱了,掉了这么久,早就麻木了,现在全身上
下只有手腕还被绑着,丁璇也把自己身上的黑色套装和黑色连裤袜脱掉,押着我
进了卫生间,然后拿起莲蓬头开始帮我清洗身体。

  我现在全身无力,而且双手也被绑着,也就由着她了,莲蓬头里喷出的细细
的水流冲刷着我疲惫的身躯,可恶的丁璇故意拿着莲蓬头对着我的胸部和私处进
行特殊照顾,搞的我在水流的冲击下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呻吟,不上不下的,真是
可恶……

  接着她自己也洗了个澡,然后把我们2 个人的身体擦干,又押着我进了她的
卧室,让我俯卧在她床上,虽然手腕还被绑着,但是现在全身其他地方已经没有
束缚了,全身被绑的地方也松弛了下来,传来又麻又痛的感觉,丁璇还仔细的帮
我按摩了一下被绑的地方,说实在话,赤身裸体被一个漂亮同按摩,这感觉怪
怪的,我还忍不住舒服的发出呜呜声。

  大概半个多小时吧,这时候丁璇松开了我嘴上勒着的丝袜,然后转身出了卧
室,我趁机把镇压了我舌头一个晚上的臭棉袜吐在了地上,棉袜都已经被我的口
水湿透了,害得我都不知道咽了丁璇多少的脚汗,我干呕了一阵,觉得一阵口渴。

  这时丁璇拿了杯水进来,道:“出了这么多汗,渴了吧,把这杯盐水喝了。”

  我顺从的让她把水喂我喝掉,躺在床上,小心的问道:“璇姐,你什么时候
放了我啊,已经绑了一个晚上了,不要再玩我了啊。”

  丁璇微笑道:“急什么,俘虏没资格提要求。”这时她手上又拿起一团东西,
晕啊,是她穿了2 天,刚刚才脱下的那双黑色的连裤袜,我没办法,刚恢复自由
不到5 分钟的嘴,就又被塞进了一团臭丝袜。

  然后,她有从我的袋子里拿了个黑色的塞口球,勒住我的嘴在脑后扣住,然
后又拿起绳子,把我的双肘在背后捆好,用用绳子绕着我的腰部把我的手腕和腰
部捆在一起,然后又用绳子把我的脚踝和膝盖上方捆好,然后把脚弯起来和腰部
的绳子捆在一起,我又成了驷马倒攒蹄的被绑起来了,然后她又塞了个跳蛋进我
的私处,然后又出了卧室。

  我不知道丁璇想做什么,但是现如今已经由不得我也,也只能在床上等着,
过了大概10来分钟,我听到丁璇一蹦一蹦的又进了卧室,一转头,看见她已经到
了床边,身上穿了件风衣,但是看不到脚,因为被床挡住了。

  这时丁璇看着我,笑着柔声道:“今天我知道了你的秘密,所以我也把自己
的秘密让你知道,不然我们怎么和好呀!”

  她这是干什么,我都被她这样了,她又要来什么花样啊,苍天啊!这时让我
吃惊的是,她拿起之前她帮我脱掉的那双她说味道重的肉色连裤袜,团成团塞进
了自己嘴里!这是???

  然后她又从我的袋子里拿起一个蓝色的塞口球,把自己的嘴勒住,然后把风
衣解开了,天啊,她的身躯被绳索牢牢的束缚着,这时她爬上床,我才发现她的
双脚也被绑着,原来,她也……

  接着,丁璇拿起拿起2 个遥控器,按了一下,我感觉到下体的跳蛋一阵震动,
忍不住的呜了一声,想不到丁璇也呜的发出了一声呻吟,然后她把遥控器扔到床
底,拿起一副手铐,穿过她背后的绳子,喀嚓一声把双手铐了起来,然后把自己
扔到了我旁边,这时,她看着我,笑了,眉毛弯弯的好似两道新月,我明白了过
来,不由得也向她笑了……

  寂静的夜里,在这个单身的小公寓的卧室的床上,两个被绳索束缚的年轻女
孩,在跳蛋的努力和袜子口球的镇压下,不时的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呜呜声……

  从此,我与丁璇之间的误会冰消云散,我们成了密友,我们有着彼此的秘密,
我们一起徘徊在这刺激与堕落的边缘……

不是什么系列里的,是这位作者(realme9295)的新作!思欲使我红杏出墙,但我不想为了那份虚伪的自尊而使我的精神和肉体去忍受煎熬。。。。写的很不错,其实这篇文是以捆绑为主,而且是原创现在白领的压力也是很大的,通过某种渠道发泄也是很正常,不过像这里面写的就不太现实了,毕竟是在公共场合,现在又这么大胆的人吗这样闷的女人不知道多不多哦?这样做真的很浪费啊怎么会有这个种爱好的女人的阿 要是碰到个男同事的话故事就应该更精彩了阿写的很不错。特别是心理描写。感谢楼主的文章楼主写得真不错,文章挺有味道的。现在白领的工作都很大。写的不错的。很有生活的体验,谢谢!男人和女人在上是平等的,为什么女的不可以主动呢